轮回汉末 第二卷 黄巾之乱 第十五章 黄巾湮灭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情报可信?”

    “禀将军,此人是被抓回的官军,口误而出。在得知自己泄露军情之后悲愤自杀,末将亲眼见得士兵将其入土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此官军也是已勇士!若有机会吾等厚葬之!”张角闻言,心中些许冷笑,天不亡吾太平道!

    “命人清点辎重,三日后停战之时突围!”张梁略作思考之后道:“切记,此事让黄巾力士去办,只有黄巾力士才是吾太平道可信任的信徒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黄巾将领略显兴奋领命而去。在广宗一围便是数月,好不容易已逃出来,又被围在城中。虽然每日都有女子可作淫乐,每顿都能饭饱酒足。但着实让人不太安心,若能突围而去,躲入山林,那才逍遥。

    就在张梁等人信以为真时,放在张梁等人谈论中自杀的官军此时已跳出土坑,换上一身平民装扮,躲入一民宅之中。

    “主公,三日之后,停战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还还了时辰,并不是太蠢!”项敖呵呵轻笑。

    “时辰换与不换,张梁已是注定灭亡。没有粮草,即便知道军情乃是圈套,张梁也之后冒险一试!”

    “赵云,领命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即可领三千‘羽杀埋伏至下博县城以西漳水西河岸,出击时刻由汝观而定之!”

    “某将领命!”赵云毫无表情领命而去,大步流星,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“高顺!”

    高顺抱拳而出,平静道:“在!”

    “三日后待张梁突围,由汝指挥鄡县攻城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张郃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命汝领三千弓骑,追杀骚扰张梁,乱其军阵!”

    “诺!”张郃兴奋不已,跟随项敖也有数月,终于可独自领命,而且一领便是三千精锐弓骑。

    “此次本将也当回看客,看看这张梁如何而亡!”

    项敖下令完毕之后,便乐呵呵的跪坐在凭几旁,不再言语。接令的众人,纷纷离去,调集兵马而去。众人也是憋着一股气,之前作战一直都是项敖亲领,让众人并无发挥之时,此次项敖放权,皆由众人临机定夺,众人皆是项敖好好表现一番,以报项敖知遇之恩。

    在项敖借机准备一战而灭张梁之时,皇甫嵩更是连同昔阳亭焦猛部万余兵马分南北疯狂强攻下曲阳。毫无计策,天亮便战,如猛虎一般向张宝露出狰狞的獠牙。而南线的朱儁更是追着逃出宛城的黄巾穷追猛打,丝毫不给黄巾军歇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主公,黄巾此行,又壮吾北域军事也!”

    项敖心知戏忠所言是何,大半年时日,张郃投奔,赵云归附。让北域显得单薄的领军之人渐显壮大。出行平叛黄巾之时,北域可用大将也只得高顺、姜炎及李进三人,即便算上项敖及投诚的鲜卑步度根,满打满算也才五人。

    何况投效的张郃与赵云,皆是猛将不说,更是帅才之姿。若为一方太守治理之能不足,但还可培养不是。

    “仍是不够啊!”项敖感叹:“北域虽只有五郡,但每郡边境都与鲜卑、羌人有接壤,治理各族混居本就难事。只是如此,吾还是不能放手北疆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莫急,待元直归来时,定能为主公分忧不少。”

    说道徐福,项敖也是极为想念,虽分别不至一年,但项敖却感觉分隔数载一般。况且徐福临行之前也并未告知归来之时,不至何时才能相见。

    “颍川黄巾如此凶残,不至元直此时可否安好?”

    “元直武艺虽不及主公,但在乱世自报定不成问题!”

    “只有借志才吉言咯,呵呵!”项敖虽然担忧,但是对徐福求存之能亦是自信不已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难得贤才,辛苦孔明才是!”项敖又是轻轻叹气。

    戏忠在旁也不知如何劝解,天下世家能人何其多,但对项敖出身能够看上的世家俊才又有几何?况且即便世家之人前来投效,项敖如此政令之下又能容下世家么?戏忠心中担忧。

    “此事日后再说,吾二人此时先瞧瞧仲达等人表演才是!”

    “忠料想,定不会让主公失望!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吾也如是念头!”

    见项敖如此心宽,戏忠也是放下心中担忧不少。得主如此,确实让臣子极少操心,甚至某些时候,项敖操心更多。为此,戏忠也是极为歉意,北域诸多政令戏忠闻所未闻,此时的戏忠仍在学习之中,暂时还不能替项敖分忧。

    三日后的傍晚,张梁确实如情报所言开始突围。高顺在斥候来报张梁突围时,便对鄡县发起猛攻。高顺为人沉稳,冷静,不苟言笑。之前接令是为待张梁出城之后拿下鄡县,高顺并不贪功,听令只攻打县城。丝毫没有多余行为。

    待张梁突出城去之后,张郃便领三千弓骑一直尾随,时而奔袭追杀,时而后撤离场,反正就是不与张梁正面作战。追到阵尾就数轮抛射,黄巾来追便后撤。

    张梁虽是突围,而然却带领足足三万兵马出城,完全是弃城而逃,项敖见得不停摇头。突然竟带着三万兵马,而且还是兵种混编。如此队伍,被张郃数轮追击轮射之后阵型便已大乱,甚至掉队的不少黄巾已弃兵而逃。

    鄡县至漳水边不过数十里路,在追逃之间片刻便至。或许逃跑途中,张梁终于醒悟中计,便设法往北逃,不去情报中所说的下博县城。奈何张郃一路骚扰,张梁只得领着还未大乱的万余黄巾向西窜逃。

    就在张梁换乱之间终于赶到漳水之边时,大多黄巾下马的下马,弃兵的弃兵,疯狂的往漳水跑去,或许渡过漳水官军无法追来,就能逃命,只剩下张梁极其三千精锐黄巾仍是阵型未乱观察着四周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‘羽杀,杀!杀!杀!”还未等一众黄巾奔至河边,赵云领着‘羽杀突袭而出。赵云深知黄巾力士勇武,并未直接冲向张梁所领的精锐,而是设法驱赶奔向漳水的黄巾往回逃。

    “尔等作甚,还不让开。别往回冲!”张梁见状,脸色惊骇,若是被奔回的黄巾冲乱阵型,他张梁今日可真就毫无反抗之地。“若是再往前冲,别怪本将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只为活命,张梁此时已显些许疯狂道:“既然如此,全军突击,杀!”

    张梁一声令下,身后两千余骑兵奔腾而出,朝慌乱逃窜的黄巾军冲杀而去,以便起骑兵冲势才能与赵云军对垒。

    “人公将军,不可!”张梁身后的黄巾力士大喝:“此众乃是吾等手足啊!”

    “不听军令,反助敌军,该杀!”张梁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”

    “嗯?!”张梁转身盯着一众黄巾力士:“难道尔等也要违抗军令?”

    “吾等不敢!”一众黄巾力士低头,眼中却是不忍。心中呐喊道:天公将军,吾等该如何?如此便是吾等所求乎?为何要举刀向手足?

    “‘羽杀起!”赵云见对方骑兵冲来毫不犹豫,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‘羽杀!”瞬间,赵云所领三千骑兵疯狂大吼!

    在赵云与黄巾骑兵交战之时,张郃所领三千弓骑赶至战场。

    “举弓...放!”“砰...嘘嘘嘘...”数千箭矢呼啸而过朝张梁所领黄巾力士奔去。

    或许黄巾力士气势不高,箭矢所过,皆轻松插入黄巾力士身体。“嗷~”被疼痛惊醒的黄巾力士皆是大喝。

    “速护人公将军离去!吾来断后!”方才欲制止张梁的黄巾力士一声大喝,便带着大多黄巾力士朝张郃冲去。张郃见状,仍是不恋战,且战且退,箭矢不停。

    ‘羽杀阵下的黄巾骑兵坚持不到刻钟便被赵云领兵绞杀,追杀张郃而去的黄巾力士也是被一直拖着,伤亡不断。数十人保护张梁离去的黄巾还未跑得多远,便被追上的赵云围剿杀掉。

    待赵云赶回驰援张郃时,张郃已以极小的代价全灭黄巾力士,说来也是奇迹。

    至此,一带黄巾领袖之一张梁便屈死与漳水之畔。

    而下曲阳,皇甫嵩命巨鹿太守招募数千士卒,围攻县城,张宝在焦猛和皇甫嵩不断的强攻之下破城而入,张宝慌乱逃出下曲阳。而逃出去的张宝也被焦猛及皇甫嵩在滹沱河追上,求生无望的张宝带领数千虔诚的太平道信徒投河而死。

    沿河尸体一直漂至南深泽才被官军打捞完毕,足足耽搁半月时日。

    十一月中旬,孙夏败走,朱儁追至西鄂精山,又被大破,斩杀孙夏及万多人,黄巾军解散,平定宛城一带。自此,席卷大汉各州的黄巾叛乱几乎尽数镇压,即便各地还有零星叛军作乱在刘宏看来也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之后十二月至中平二年春,项敖、皇甫嵩、朱儁等人分别在大汉各州清缴剩余较大的黄巾叛军。一直到中平二年春二月刘宏才下诏朱儁、皇甫嵩班师回朝,命项敖领兵回归北域,日后再作封赏。

    项敖本就不想前往洛阳见那些虚伪之人,也是乐得被遣返回北域,何况北域仍有佳人闺中等候,项敖心中亦是思恋不已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