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上宠婚:狼性老公要够 第二百二十三章 擦肩而过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每天人群来来往往,却都是擦肩而过,或许曾经有认识过的,或许曾经有交往过的,又或者曾经走进过婚姻殿堂的……不管曾经在是如何,都变成了现在的擦肩而过,彼此不再熟悉,甚至陌生,忘记。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

    阮颜想,或许在n年之后,她和顾惜城也会在某一个小城市相遇。或许,她还有可能,友好的打声招呼,告诉他,“嗨,这些年,你还好么?”

    美好的凄美的幻想总是容易被打扰。

    阮颜皱起眉头,接起电话,“梦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不大的公园里。

    阮颜和卓梦坐在白有些欧式风格的木椅上,眼前是浩瀚的花海和绿的草地。草地上的小女孩和小男孩一起奔跑,追逐,嬉戏。他们的脸上,洋溢着童年最美好的诠释。

    “无忧无虑的时光,总是这么轻易的流逝。”阮颜感慨。

    卓梦心绪无神,有些心不在焉,“是啊,我们早就过了那样的年纪。”

    阮颜笑,“你说什么傻话,梦梦。就算我们过了那样的年纪,但是我们姐妹三的感情可是坚不可摧的。”

    在阮颜的脸上,笑容清浅,明亮动人。

    卓梦眼底透露着难过,心里狠狠的被戳着的痛。

    “颜颜,其实,我打电话约你出来是有事要和你说。”卓梦有些心慌,说话的声音都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阮颜瞪大了眼睛,“梦梦,你要和我说什么话啊,就算说话也不用那么紧张!”

    卓梦红着脸蛋,支支吾吾,半天不吱声。

    那些话,她真的不知道要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如果现在说出来,阮颜的心里会这样想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阮颜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你都知道了。”她低头,咬着唇瓣的动作,直接让阮颜喷了。

    阮颜:“梦梦,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小女生啊,你现在都是两孩子的妈了。还跟个清纯少女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卓梦更加的心虚和紧张了,“颜颜,我……”

    阮颜停止了笑容,一本正经,“梦梦,难道,你,你不会真的怀孕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!

    卓梦瞪大了眼睛,转动黑漆漆的眼珠子。她这是说的啥玩意儿?

    八百杆子打不着边。

    阮颜眨巴了好几下眼眸,“真的?怀孕了?你家那位也太做了!不会夜夜笙歌?”阮颜笑着碰了碰卓梦的手臂。

    卓梦红着脸,小声说,“颜颜,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怀孕?那你想和我说什么?”阮颜不解,明明看着卓梦刚才的表情,一说到怀孕她脸就红了。

    卓梦手紧紧拉着衣襟,低着头,“颜颜,其实,我……我有一件事情隐瞒了你。”

    阮颜:“……”是什么事情?能让她如此的紧张,衣服都要柔破了。

    卓梦的眼圈开始变得通红,哽咽,“颜颜,对不起,其实,三年前我就已经知道了顾惜城的事情。但是,白哥哥不让我和你说,说这是为了你好。

    我也一直也为这是为了你好,可是,看着额你那么的痛苦,我也很难过。在锦曦的婚礼上,看着你们悲伤的样子,我心里……就跟刀插一样的疼。

    可是,我还是没有告诉你。如果我告诉你,你们就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卓梦一边说着一边自责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颜颜,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。这些年,这个秘密压得我快奔溃了。我真的害怕哪天你要是知道了。一定不会原谅我。一定不会和我做姐妹了。”

    阮颜拍着卓梦的肩膀,“真的是,这么长时间不见,你是智商没见长,反倒退了,快负数了!”

    卓梦:“颜颜,请你不要生气,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啦,所以,你不用自责,也不用难过。他的事情,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卓梦红着眼眶看着一脸平静的阮颜,“颜颜,你……既然知道了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”不和他在一起?

    这几个字,卓梦没法问出口。

    阮颜抽出纸巾,递给她,“现在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他了?”

    扶在卓梦肩膀上的手顿了一下,目光微愣,呆滞三秒。又将手若无其事的收回,然后趁卓梦不注意,直接在她的脑袋了一爆炒栗子。

    “梦梦,你真的是被你家那位大人下毒了。刚刚他才来找我,和我说了一大推,现在你又来找我,又和我说了一大堆。亲爱的梦梦,难道你们是串通好了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我不知道,不知道他来找过你。”卓梦一脸慌张的解释,还不停的揉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梦梦,我真的不怪你。但是,我也不希望你以后再说这样的事情。我和以恭要结婚,我会和他生活下去。所以,梦梦,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你的祝福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给你。”阮颜将红喜帖放到卓梦的手里,“好了,我们走!锦曦那家伙,估计已经跳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先去拍婚纱照,本来说好不拍了的。但是穆以恭却强行要求要拍,因为这次是真正的结婚,什么都不能缺。今天,阮颜和锦曦还有卓梦早早的就来到了婚纱店。婚纱不是今年的新款,因为时间太仓促,所以,没来得及……

    不过寄过来的婚纱很漂亮,做工精细不说,用的料子都是高级羽纱,就连一旁的设计师都说,这婚纱是高级定制,全球都没人几个人能够穿得起……

    阮颜纳闷了。这么贵的婚纱,穆以恭是怎么订购的?一定花了很多的钱了!

    可是等了许久,都没有看见穆以恭来。

    心里很不安,越来越担心了,心里也跟着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阮颜和锦曦还有卓梦三个人安静的坐在休息区,等待着穆以恭的到来。

    电视里正在放着一则交通事故,听说是一辆车子由于疲劳驾驶……

    蹭蹭蹭……

    阮颜倏地站立起来,手心里全是汗水,死死盯着屏幕,心跳的很快。

    锦曦脸也是瞬间惨白,泪大颗大颗的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和四年前锦曦和安东尼结婚的那一场很像。那个时候的锦曦也像现在的阮颜一样满怀期待的等待着,可是等来的却是噩梦。

    一辈子无法忘记的噩梦。

    阮颜的手抖了起来,手机掉落在地上,发出了响亮的声音,立即摔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“颜颜,你怎么了?”卓梦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锦曦的脸上滑落着泪珠,带着哭声,紧紧抱住阮颜,阮颜感受到锦曦全身的颤抖。

    她知道,锦曦也和她一样想起了曾经的那场事故。

    “颜颜,没事,没事。不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的,不会的,一定不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阮颜眼圈也有些微红,姐妹三抱在一起相互安慰。

    远处的人还以为是新娘要结婚的很高兴,才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门一脚被强大的力量给踢开。

    厉奕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三人连忙分开,锦曦快速的开掉眼泪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厉奕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“穆以恭晕倒了,在程氏私立医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以恭,以恭,你怎么了?”阮颜冲到医院的时候,看见穆以恭正躺在床上,脸惨如白纸。阮颜扑上去,泪花滚滚,“以恭,你哪里不舒服?我看看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阮颜顾不得一旁站着的若曦。只见若曦也是眼圈红红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没有时间来顾及若曦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,她的心里只担忧着穆以恭的身体。

    穆以恭抱着阮颜,揉着阮颜的头发,满脸柔情,“傻瓜,我没事。只是没能赶上和你约定的时间,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阮颜摇摇头,“没事,赶不上也没有关系,婚纱照拍不拍都没关系。只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。我只要你好好的,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穆以恭轻吻着阮颜的额头,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温馨的一幕,被窗外的他洞悉。他幽深的眸,深不见底,俊逸的脸上没有表情。只是那种没有表情的样子让锦曦从心里升起一股寒气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顾惜城怎么知道阮颜和穆以恭在这里的。锦曦看着他,他那双冷漠如冰的眼瞳里似乎还蕴藏了一些不让让别人感知的东西。

    锦曦不确定顾惜城是不是发现自己看见他了。但是当她再度朝窗外看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什么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。如果不是我,穆以恭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真的不关你的事。”穆以恭替若曦开脱,“是我自己的身体,还要她送我来医院,真的是谢谢你了。”对于若曦堵截他的事情,就让它过去!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锦曦隐约感觉到他们直接存在着某种说不清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锦曦,别这么说,我应该谢谢若曦送以恭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颜颜,你怎么能这么想呢?你不知道她……”看着阮颜,锦曦的话却一直沉默

    他刚好在这一刻,医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锦曦想的话只好住口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安静的过道里,锦曦和若曦站在走廊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明白了,阮颜哪里对不起你了。之前你让她远离顾惜城,她答应了,也做到了。现在好不容易要和穆以恭结婚了,你又来阻止。若曦,你到底安的什么心?”

    锦曦上上次独自一个人去海边,看见了穆以恭和若曦,两人坐在沙滩上……

    去病房的一路上,锦曦心情很复杂。那天的那一幕,她如何找阮颜说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锦曦甚至觉得,对于阮颜似乎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,她的爱情,是她自己路过的风景,永远都是为别人而准备的。

    门口。

    锦曦打住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起身,太过于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医生,你说什么?不,这怎么可能呢?”阮颜脸很难看,“医生,你们是不是检查错了。以恭他在三年前已经做了骨髓移植手速,而且很成功,这三年来从来就没有复发过。”

    医生脸也很沉重,“穆先生,上次我就强力要求你住院,可惜你非不听。现在你的癌细胞扩散得很快……需要立即入院治疗。”...“”,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